奶酒是这样酿成的

 “在夏天,只要有忽迷思,即马奶子,他们就 不在乎其他食物。”鲁布鲁 克记述了鞑靼人的豪饮之风。

对于忽迷思的制作,鲁布鲁 克更有传神的描述—

 在地上拉一条长绳,拴在两 根插进地里的桩上。这根绳 上他们要把挤奶的母马的小马系上3个时辰。

这时母 马站在小马附近,让人平静地挤奶。如有一头不安静,那有人 把小马牵到它跟前,让小马吸点奶,然后他把小马牵走,挤奶人取代它的位子。

 当他们 取得大量的奶时,奶只要新鲜,就像牛奶那样甜,他们把 奶倒进大皮囊或袋里,开始用 一根特制的棍子搅拌它,棍的下端粗若人头,并且是空心的。他们用劲拍打马奶,奶开始 像新酿酒那样起泡沫,并且变酸发酵,然后他 们继续搅拌到他们取得奶油。这时他们品尝它,当它微带辣味时,他们便喝它。喝时它 像葡萄酒一样有辣味,喝完后 在舌头上有杏乳的味道,使腹内舒畅,也使人有些醉,很利尿。

他们还 生产哈剌忽迷思,也就是“黑色忽迷思”,供大贵人使用。……他们继续搅拌奶,直到所 有混浊的部分像药渣一样沉底,清纯部分留在面上,好像奶 清或新酿白葡萄酒。渣滓很白,给奴隶吃,有利于睡眠。主子喝这种清的(饮料),它肯定极为可口,有益于健康。

 拔都汗 在他营地四周一日程的地方,有30个人,每天其中一人要把100只母马 的这种奶送给他。如在叙利亚,农夫要 交纳产品的三分之一作贡赋,所以这些(鞑靼人)也必须 每三天把奶送到他们主子那里。

鲁布鲁 克也喝上了忽迷思,“那天晚 上替我们带路的人给我们忽迷思喝,一尝到它,我害怕得汗流夹(浃)背,因为我从未喝过它。不过,我觉得它确实可口。”



 “我看见 他们为新近死的一个人用长竿挂16张马皮,向着四方。他们还 为他摆设了饮用的忽迷思,吃的肉……”在鲁布鲁克的记述中,可以看 出忽迷思是常用来作祭奠之用。

 鲁布鲁 克还记述了奶酪的制作,“至于牛奶,他们首先炼出奶油,然后把它完全煮干,再收藏 在为此准备的羊胃里。奶油里不放盐,因为收得很干,所以不腐坏。他们把这个留来过冬。收炼奶油后剩下的奶,他们尽量让它变酸,再煮它,在煮时它凝结起来。凝乳在太阳下晒干,变得硬如铁渣,最后收 藏在袋里以备过冬用。在冬季没有奶时,他们把 这种称之为格鲁特的酸凝乳放入皮革中,上面浇水,使劲搅 拌到使它溶化在水中,最后变酸,他们就 喝这种水来代替奶。”


文章分类: 奶酒
分享到:


友情链接:    东方彩票   彩票联盟娱乐   河南舞钢万博钢铁有限公司   118彩票   优乐彩彩票官方网站